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加勇的博客

告诉你真相

 
 
 

日志

 
 
关于我

钟加勇,关注宏观经济和金融理财,试图报道转轨过程中国家或企业在做出关键选择、决策行为时所表现出的合理性及不合理性。大国崛起金融是最后一道鬼门,理财是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重要途径。曾在国家信息中心信息部、商务周刊和中国企业家工作,现为职业传媒人、财经评论员,开富网和《银行界》主编、银联信总监。声明:欢迎发表或转载,但务必通知并尊重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江苏版“三国演义”——800里长江产业地图(2)  

2006-10-20 00:3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阴扩张

——2006年9月9日-13日,一个县级市的神话

从南通溯江而上,第一个依江而设的城市是隶属无锡的江阴市。如果没有长江的滋润,江阴只不过是一个面积狭小的县级市。也许是深受徐霞客通江达海,神游中华名山大川的启发,改革开放后的江阴竟成了万里长江上的“奇葩”——中国百强县的首把交椅。这个苏南模式的发祥地,创造了一个县级市有18家公司在A股上市的纪录,形成资本市场上赫赫有名的“江阴板块”。同时,江阴还创造了标榜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华西村、长江村等。现在,这样的纪录又添了一个,小小江阴一下拔地而起一座“临港新城”,同时跨过长江对岸的靖江市,开发江阴“靖江园区”,首创突破行政区划的佳绩。

江阴毫无争议的成了无锡的一张王牌,是“无锡沿江开发的主战场”——在《无锡沿江开发规划》里,这样赋予了江阴“主角”的位置。

9月10日,我在阴雨绵绵的天气中来到江阴。这样的天气挡不住我沿江考察的步伐,更挡不住江阴扩张的冲动。在整个滨江西路,机器轰鸣,到处是工地,有盖房地产的,有建仓库的,有安排码头堆场的……按照江阴市政府的规划,一座150平方公里、20万人、宜工宜商的“临港新城”正在拔地而起。

临港新城是一个开发区的概念,是政府考虑到长江开发,用长江开发带动经济转型,从原港区跳出来重新开发一个新的港区,用新港区带动整个港口产业、港口经济的发展。”刚刚赴任临港新城港口管理局局长的王益新向我讲述了成立临港新城的初衷和内外部因素。

他说,首先从内部因素看,江阴原来的发展模式以传统的加工型企业为主,是一种传统型的供给,但是现在国家“十一五”规划提出工业要转型,工业结构要调整。而通过长江发展港口经济,充分发挥港口通江达海、大吞吐的优势,就能方便的连接其他生产资源,走出新兴工业化的道路。

    “从产业结构来说,我们肯定要全力提升服务业的比例,江阴十一五期间要达到40%左右。”王益新说,现在江阴服务业一直在30%左右,按照目前省里的要求,江阴服务业比重还是偏低。

对于江阴来说,传统工业怎么改造?工业能耗要降低20%这样的硬性指标怎么完成?服务业如何提高?这些内部非常迫切的问题,赋予了临港新城更多的使命。

从江阴的发展历程来看,它实际上抓住了几次接轨上海的机遇。第一次机遇是,江阴抓住了上海的“星期天工程师”——当时上海的一些规划师和专家们流行利用周末的时间到上海周边地区传授经验——把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第二次机遇是利用浦东对外开放和资本市场的效应,江阴把企业规模化,培养了一批上市企业。第三次机遇,就是现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特别是大小洋山港的建设,江阴看到了对接的机遇。

在王益新看来,长江航运格局会因为这样的机遇而重新洗牌。他说,“随着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上海港国际枢纽地位日趋明显,我们感觉到对长江各个港口来说,都面临非常好的机遇,我们完全可以打造成上海港的组合港。”

王益新兼任董事长的苏南国际集装箱码头就是这样一个组合港,于年初的113日和临港新城管委会同时挂牌成立。该码头由江阴市和上海港两地四方合资成立,股权结构为上港集团的控股公司上港集箱(600018.SH)持股20%,上港集箱(澳门)有限公司持股25%,江阴港口集团持股40%,江阴新港城公司持股15%。“从公司的角度来看,是上港集团相对控股;从地区来说,却是江阴控股。这是上海和江阴博弈后的一个平衡。”他说。

不过,江阴要打造临港新城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虽然江阴35公里的长江深水岸线不冻不淤,被称为“黄金水道的黄金地段”,但早在临港新城崛起之前,早已被各种企业密密麻麻的占领了。

“目前岸线已经开发超过28公里,可开发的不多了。”江阴市港口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沈平告诉我说:整个岸线自西向东,依次是石庄港区、利港区、夏港区、黄田港区、长山港区。“石庄港主要以石化产业为主,都是业主码头,比如液化气码头;利港是综合性港区,有矿石、煤炭、钢铁、集装箱;黄田港是老港区,它已成为市中心的一部分,目前维持现状,将来还要搬迁,不再开发了;长山港区主要以石化、建材为主,小码头太杂太乱,说不清楚。”

由于江阴过去码头缺乏规划,导致目前码头的秩序比较杂乱,同时,公共码头比重偏少,业主码头占到60%以上。

因此,实际上留给临港新城的只有“整合”一条道。为此,今年初在临港新城和苏南国际集装箱码头同时挂牌的时候,无锡和江阴市政府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积极“奋战500天”——即首期目标是奋战500天,率先建成占地5平方公里的新港区,包括7个万吨级外港码头泊位、20个以上千吨级内港码头泊位和100万平方米堆场、20万平方米室内仓储,启动建设与新港区配套的6万平方米商贸、餐饮、娱乐休闲等服务项目,确保完成货物吞吐量5000万吨。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苏南国际集装箱码头创造了从成立到开港作业仅用1个多月时间的纪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向我指出了这里面的关键,就是政府收购了长宏国际港口有限公司(隶属于江苏新长江集团)的3号外港码头。该码头是长宏国际投资5个亿,于2004年2月开建,2005年12月建成的。码头全长588米,外港水深14米,建成3万、2万、1万3个万吨级泊位,可同时停靠万吨轮3艘。

9月12日下午,我有幸参观了气势恢宏的3号外港码头,它装有现代化门机8台,码头与1350亩腹地集装箱堆场之间架有3座引桥,引桥长达170米,宽16米,各种大型装载车辆可以畅通无阻出入码头装运货物。

这个被新长村(新长江江集团)列为2005年十二大重点工程的项目,刚刚建成还未来得及经营,2006年就已经不再属于它了。对于这桩当地媒体至今没有公开报道的收购案,它的收购方式和价格到底怎样?这样的整合到底会留下什么样的后遗症?都已经无从知晓,我只是后来在长江村采访的时候听村民说了这样一句话:“皇帝相中了这个女儿,不得不送进宫去。”

无论如何,临港新城和苏南国际集装箱码头今天取得的成绩,要给新长江集团年吞吐量可达3000万吨的3号码头记上头功,否则,2006年江阴港货物吞吐量5000万吨、集装箱10万标箱的目标恐难完成。

现在,在临港新城共8500米岸线地图上,已经整整齐齐地规划了1—6号码头。除了现由苏南集装箱经营的3号码头外,目前2号码头由长宏国际经营,另外,1号4号码头在建,5号和6号码头已经围埝,谁来开发还没有最后定夺。

 

“困龙”常州

——9月14日,重访沉没的铁本

江阴沿江向西,是目前在苏锡常三市中地位尴尬,一直想着再次崛起的常州,那里有遭遇宏观调控而沉没江底的铁本钢铁项目;江阴沿江向东,则是隶属于苏州的张家港市,那里正在成为亿吨大港,沙钢正在创造着民营钢铁最辉煌的记录,而东海粮油(隶属大型国企中粮)则继续书写世界最大综合性粮油加工基地的神话。同饮长江水,同住在苏南,苏锡常三市在沿江开发的浪潮中命运却各不相同,它们上演的是一场现代版的“三国演义”。

914日上午,我从江阴叫了一辆出租车,沿着滨江西路一直向西,经夏港、利港、石庄,便进入了“龙城”常州,边界只是一块标有“常州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牌子。

彼时,常州路段的沿江公路上,全线施工,机器轰鸣,挖掘机挖出的土在公路两旁推成了“长墙”,工人们在布埋各种线管,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似乎在经历了铁本事件的冷却后,常州压抑许久的力量正在爆发出来。路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告诉你铁本江边项目怎么走。

在苏锡常三市中,常州的长江岸线十分有限,只有短短18公里,不及小小江阴的一半,其中可利用的岸线又不到10公里,在全省沿江八市中也排到了末位。然而,屋漏偏逢夜雨天,就在江苏省沿江大开发战略实施,沿江各市大干快上的第二年,岸线最短的常州碰上了国家宏观调控的“枪眼”。2004年4月,铁本项目被国家叫停,常州的江边神话就此嘎然而止,常州在与无锡和苏州的赛跑中再失一局。

人们习惯将地理位置毗邻的苏州、无锡、常州放在一起,统称苏南。在改革开放初期,苏锡常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但经过20年的发展,三地均势的格局被打破,苏州大大超过无锡,而常州又被无锡远远的甩在后面。到了2002年的时候,三地基本形成了“321”的比例,这一年,苏州和无锡的GDP分别为2080亿元和1601亿元,而常州仅为760亿元。逾往后,常州的处境逾发窘迫。在江苏“三圈四市”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中,未来建设的四个特大型城市是南京、苏州、无锡和徐州,落下了常州。与此同时,原来处于江苏第二方阵的南通等城市连连赶超常州。

在四面楚歌之中,常州开始反思自己落后,并被苏州、无锡远远抛弃的原因,常州发现:自己的软肋其实是“投资总量不大,基数远远小于苏、锡,同时缺少大企业、大项目的强力支撑。”这样的思想被写入了2003年的常州市政府工作报告。

因此,对急需大项目带动的常州来说,当时的铁本是一个机会,因为按照规划,仅铁本一个项目年产值就高达400亿。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铁本开始了自己的“亡命三跳”:其产能设计从最初规划的200万吨跳到400万吨、600万吨,直至最后的840万吨。这从“遗失”在江边的施工现场上就可见一斑:自东向西一共6座高炉排成一线,中间最高的12号高炉已经基本建成,这正是最初立项的200万吨项目;紧接着又建起西边的34号高炉,项目变成400万吨;最后上马的是东边的56号高炉,项目最后变成840万吨。不过,56号高炉刚刚开建就胎死腹中。

当我再次来到铁本现场的时候(注:上次是在今年的4月份),这里依旧是一片荒凉的工地,就连天气都是一样的,散落的物资和戴国芳那个曾经激荡人心的梦想依旧淹没在江南烟雨之中。发生变化的是,铁本围起的近万亩土地,蒿草已经高出人头,地上的物资很多已被淹没于杂草;同时,原来留守的人十几个,现在变成了几个。

“没有什么新消息。”选择继续留守和报答戴国芳知遇之恩的前铁本副总裁朱运国至今还是每月拿着1000元的生活费。原先贴在项目指挥部办公室墙上的“规划图”已经模糊并有了缺角,他就亲笔向我重新绘制了这个“沉没的梦想”——以铁本为主的冶金工业园,当初设计是一个闭合的循环:先是沿江1.7公里的5万吨级码头,规划中有4个原料码头、2个煤炭码头、1个成品码头,这里是一个江心洲,即有“长江之子”之称的扬中市西来桥镇,四面环江可以上料。这部分占地3000多亩。从此向东南方向是一个跨过长江支流的一条通廊,由此进入常州新北区6000多亩沿江土地,先是球团、活性炭和烧结,然后进入6座高炉,继而是炼钢、轧钢,最后是成品,并循环回到西来桥镇的码头。

现在,这个梦想已经沉没,原铁本已基本建成的两座万吨级码头,以及后四座码头已有两座完成水下桩工程,铁本被查处后,一直闲置。

2年半时间,当年繁忙的工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废钢的堆场,而当年的钢铁大王戴国芳据说在牢里已经变得精神恍惚。52亿元打造的铁本沿江项目,在风吹雨打中已然锈迹斑斑。按照当地政府检查组的计算,每月损失就达到6000多万元,简单的乘以两年时间,10多个亿已经没有了。

实际上,根据我的调查(详见刊载于《商务周刊》的《铁本再调查》),戴国芳跟其他“官商勾结”的企业家有所不同,他身上的理想主义和对钢铁事业的纯粹追求,让中国的钢铁同行对其充满敬畏,只不过,相信谁也不敢给戴国芳判个无罪,毕竟他被看作是当年宏观调控的顶风作案者。

铁本在江边的教训应该提出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面对一个行业的潜规则,企业应该如何应对?戴国芳被起诉的,不是国有资产流失,也不是所谓官商勾结,而是钢铁行业内几乎所有企业都在一定程度上“遵守”的潜规则——虚假开出废钢发票以获得免税。在这一点上,假设铁本不遵循这个潜规则,铁本的成本就比同行高,而一旦铁本遵守所谓的行规,“法虽不责众,但中国的问题是可以选择性责罚”,事实正是这样,铁本虽然不是潜规则获益最大者,铁本的税赋率在法庭上被证明比同行要高,但铁本却成为最“倒霉”的。

因此,问题最终是中国如何克服总是“严格立法,普遍违法,最后来一个择罚”的困境,为企业创造一个和谐、公平的竞争环境。

遗憾的是,就在距铁本项目相去不远的地方,另一个身价过亿的“农民企业家”也在备受“行政调控”的煎熬,他投资了多年的项目,一夜之间已被当地政府收购。“而我还没有逼迫到要变卖资产的地步。”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不怕竞争,不怕重复建设,怕的就是政策朝令夕改。

一个最新的消息是,南钢已经通过工商联找到国务院领导,希望能够重组铁本,现在已经批给了发改委。不过,南钢方面并不愿意就此发表看法。

 

亿吨大港

——2006年9月15-16日苏州这面镜子

从江阴的滨江东路向东,过了长山(两市交界)就进入了苏州的张家港市,这里和常州相比是另一重天。就在铁本遭遇宏观调控而沉没江底的时候,同处江边,相距不过100公里的地方,沙钢却在张家港成就了民营钢铁的霸主地位,并跻身于全世界最具有竞争力的23家钢铁企业的行列。常州的软肋在苏州恰恰得到了相反的印证。

张家港沿江岸线西起长山,东至东沙,全长63.57公里,其中深水岸线35.7公里,是长江沿线拥有深水岸线最多的城市之一。与常州是江苏沿江八市岸线最短的命运相比,苏州仅张家港一处其可利用岸线就是整个常州的3.5倍,若加上目前江苏大力支持的太仓港,相距更远。

同样,苏州的张家港并不缺乏大企业和大项目的支撑。除了沙钢,隶属于大型国企中粮集团的东海粮油则继续书写着“世界最大综合性粮油加工基地”的神话。从张家港港口局提供给《中国企业家》的岸线地图上看,自西向东,依次是江苏省张家港保税区、扬子江国际化学工业园、重工业园、建材机械工业区、扬子江国际冶金工业园越洋化工区、汽车工业城、扬子江国际机电工业园、染整工业区,上面标满了许多明星企业。

张家港市港口管理局局长钱德华向我介绍说,目前该市沿江地区已形成了全国最大的电炉钢、不锈钢薄板、浮法玻璃、中轻型客车、精梳高支棉纱、医用乳胶品以及世界最大的综合性粮油加工基地。化工产业形成了以美国雪佛龙、东华优尼科、陶氏化工、杜邦—旭化成等为代表的一批规模型、龙头型企业。沿江地区经济总量已经约占全市的60%。

基于上述这些规模的大企业和大项目的支撑,钱德华局局长告诉我说,“张家港2006年将成为亿吨大港,是目前全国县级最大的港口。”在过去的一年——2005年,张家港口岸共完成货物吞吐量8357万吨,同比增长33.6%。

915日,在张家港港口局帮助下,我有幸参观了位于保税区的东海粮油及其800多米的岸线码头和流水作业。

东海粮油是由世界两大500强企业——中粮集团和美国ADM公司联合新加坡KENSPOT公司共同投资兴建的外商独资企业。是中国食用油最畅销品牌“福临门”系列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

当天,一艘来自阿根廷的万吨巨轮正好靠岸,我在现场看到,刚从南美漂洋过海而来的黄豆,沿着衔接码头的100多米的输送带进入桶仓,继而又分别进入百米开外的4个榨油厂,随着管道,后面的程序是进入2个精炼油厂,最后是桶装的流水作业。与此同时,靠在岸边的千吨船将把榨油剩下的豆粕运往长江中上游,供给产业链另一端的国内加工企业,如此循环。

“这样我们就能充分利用黄金水道,大进大出。”向我介绍情况的东海粮油物流事业部关检部副主任曹晓东说,这就是亚洲第一的水平,东海粮油的压榨能力已经高达1.2万吨,国内外许多同类企业都无法达到这样的优势。

916日,星期六,位于张家港锦丰镇的沙钢,似乎所有人都在正常上班,包括中午时分出现在食堂的国外技术专家。在沙钢集团副总裁许林方和隶属沙钢的海力码头第一副总经理陆士东陪同下,我们驱车匆匆参观了沙钢的长流水线和海力码头。即便这样,由于沙钢规模巨大,走马观花一圈下来尚需个把小时。

“如果没有长江,就没有沙钢的今天。”许和陆在参观后向我讲述了沙钢与长江的故事,以及长江给沙钢带来的各种优势。

1975年沙钢建厂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长江会带来今天这样的好处。长江以前对企业来说更多是一个自然灾害的印象,越是靠江灾害就越多。但是随着国家工业化进程的推进以及对长江治理越来越到位,长江水运变成了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没有长江岸线,我们搞不起来这个长流程。”沙钢起先是全国最大的电炉钢生产基地。电炉钢是一个短流程,就是从废钢开始,然后用电源把它熔化,钢水再变成钢坯。但是国内的废钢越来越满足不了沙钢一天一万多吨的用量,而要继续扩大规模,就必须从原料——铁矿、煤炭开始,这就变成了长流程——它要经过焦化厂、烧结厂,然后经过高炉变成铁水,再到转炉变成钢水,钢水再铸和轧。这时候,无论是废钢还是铁粉、矿石等原材料,都可以利用长江大进大出,从国外进口。

“对大进大出的钢铁行业来讲,水运是不可替代的。”作为沙钢海力码头第一副总经理,陆士东对此体会颇深,他说,钢铁企业的竞争力很大一块就是在物流成本上。你说我办一个厂我有资金的话,可以设备买好的,人才有好的。但是你要炼钢,这个物流是没法替代的,没有什么比水运更节省成本的。所以长江黄金水道对我们沙钢的发展,参与国内国际竞争太重要了。

根据陆士东的经验,炼一吨的钢,沙钢码头的吞吐量就是4吨,基本上是14,那么要铸成1000万吨的钢就意味着要进进出出4000万吨的吞吐量。4000万吨的吞吐量如果选择陆上运输的话,铁路和公路恐怕无法胜任。他有一次算过,从美国运27000吨的废钢到沙钢来,如果走陆路的话,要从俄罗斯那边绕一圈才能过来,还不一定行得通,同时,如果27000吨的废钢用火车来装的话,一个火车的车体就60吨,一个专列只能拉1800吨,那27000吨需要多少辆火车才能拉过来?所以是不可思议的。但是走水路的话,从美国就可以直接航运过来了,而且一般只需一个月时间。

陆士东还估算,由于沙钢地处长江下游,其运输成本要比上游的其他钢厂低,比如同样的产品,同样水运的话,沙钢要比武钢便宜40/吨。若是没有水运,武钢的成本可能要比沙钢高出100/吨以上。“这也就是现在首钢、鞍钢、武钢也纷纷要向长江口和沿海发展的原因。”他说。

其实,早在1993年的时候,沙钢离长江还有一两公里,并不在长江边上。当时张家港的锦丰镇有一个拆船厂,效益不好,沙钢当时并不想接这个“烂摊子”,但在镇政府调解下沙钢仅仅花了几百万就买下来了。

“没想到花了最少的钱,却买下了最珍贵的岸线。”陆士东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这个拆船厂我们还不要,其实要了以后,让我们开了一个眼界。

 

尾声

2006年9月19日,我结束了长江下游的考察。近半个月的沿江行程,让我对长江下游有了重新的认识。在我的脑海中,一种水墨画式的,冒着硝烟的,类似新洋务运动的镜像总会时时浮现出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杨慎的这两句宋词极好的概括和抒发了长江历史上五千年的“人事代谢,往来古今”。无论三国时期的“血战长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的百万雄狮渡江作战,都是火拼的战争,而时下正在演绎的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商战”。这场战争并不同于西方莱茵河和五大湖区等按照市场经济的方式和商业本身的逻辑展开,而是在中国转轨的背景下,试图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式进行着,因此,博弈的各方不仅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和企业、国企和民企,还包括大量的工人、村民,其间到处充斥着“规划”、“开发”、“整治”、“调控”、“转制”、“收购”这样的字眼,其复杂的程度并不亚于尔虞我诈的三国,表现的也不仅是正剧,还有悲、喜剧,甚至闹剧。更重要的是,这场“战争”远未结束,而“战争”之后,我们可以期待着一个富饶而又平和的国度。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