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加勇的博客

告诉你真相

 
 
 

日志

 
 
关于我

钟加勇,关注宏观经济和金融理财,试图报道转轨过程中国家或企业在做出关键选择、决策行为时所表现出的合理性及不合理性。大国崛起金融是最后一道鬼门,理财是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重要途径。曾在国家信息中心信息部、商务周刊和中国企业家工作,现为职业传媒人、财经评论员,开富网和《银行界》主编、银联信总监。声明:欢迎发表或转载,但务必通知并尊重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上海圈——800里长江产业地图(1)  

2006-10-18 12:1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写日记,主要是期间又搬家,又换了工作,接着就开始了近半个月的长江考察。感谢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有这样的机会让我这么深入中国最长、最大的流域,去看去想。这就算我服务于中国企业家的第一篇大作了,我将陆续登出这篇长达15000字的长江行记。

800里长江产业地图

 

/本刊记者 钟加勇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最富活力的区域经济,流域经济培植了特色产业,同时也孕育了作为载体的城市。美国密西西比河和五大湖区域、德国莱茵河流域、英国泰晤士河流域、法国塞纳河流域以及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都是这些国家产业最集中、城市最发达的地区,体现了区位优势、自然资源和产业发展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关系。

沿着长江入海口上海溯江而上,经苏锡常,到长江三角洲最西部的城市南京,是万里长江整个流域中最繁华的一段,过去“苏湖熟,天下足”的局面,俨然变成了“苏湖造,天下足”。以上海这个国际航运中心为出口、800里苏江为主的长江下游,一幅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的产业版图已经赫然成型。下一步横亘在国人面前的,将是如何打破行政区划,进一步整合长江“黄金水道”的资源,带动中西部腹地发展,实现“长江战略”。

那么,作为中国最大的流域经济带,长江最真实的产业状态是什么?它是真的按照经济本身的规律带状分布,还是受制于行政区划的禁锢被人为的块状分割?它已经开发到什么程度?还有什么样的投资机会?哪些因素会阻碍它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流域经济之一?长江流域经济带是否有必要由一个机构或机制进行统一的协调?

2006年9月5日至19日,我独自一人背起行囊,随身携带录音机和照相机,开始了近半个月的“沿江漫记”。

 

上海大场面

——9月5—7日,长江入海口

2006年9月5日。我乘坐的北京飞往上海的班机在延误1个小时后到达虹桥机场时已是晚上7:30。当晚,阴,有沥沥小雨,出租车司机告诉我说,“这是上海近来最阴的一天。”

彼时,一场关于上海社保的大案中央正在调查之中,上海官场一派风声鹤唳,任何跟政府关联的采访一律难于开展。对于这样的遭遇其实是在预料之中,所以我对上海市政府的采访只是抱着一试的态度,精确的采访设定在曾代表上海市政府做过一个黄金水道课题,还获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成果奖的上海市发展研究中心,没想到的是,这样的一个研究机构也拒绝了采访。一位帮助过我的上海市政府资深幕僚对此表示理解,他说,“现在谁都不愿意多说话,因为谁也不知道哪天就会被叫去配合调查了。”半个月后我回到北京时,就传来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立案审查的消息。而此前,纷纷落马的上海“名流”分别是上海社保局局长祝均一、上海社保局社保基金监管处处长陆祺伟、控股华东多条高速公路的上海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荣坤、上海电气董事长王成明、上海电气执行董事韩国璋等等。

我想多年以后,上海的故事会被重新写入中国转轨的历史,因为它为转轨中国披上了一层灰色的外衣。但无论如何,它抵挡不住中国迈向经济强国的步伐,也挡不住上海成为世界航运中心的决心,这正如滚滚而入大海的长江水,也正如海平面上浩然崛起的东海大桥。

每一个乘坐每天早7:30从上海体育场前去洋山港参观的游客,除了感受到风光无限的东海美景外,更能体会到上海要做“国际航运中心”的雄心和气魄。

旅游专列奔驰在长达32公里的跨海大桥上,桥下就是波涛翻滚的大海。这就是世界上最长的桥梁之一,它连接上海沿海地区与隶属于浙江省的大小洋山两个岛屿。世界上比它更长的只有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庞特查特兰湖大桥(38 公里)。

东海大桥连接的洋山港,是工程师们在东海中填埋出的一个3.3 平方公里的小岛,差不多相当于470 个足球场那么大。它的平均水深是上海主要水道的两倍,达15米以上。此前,沿长江和黄浦江的现有上海各港口深度只有7米左右,而且容易受淤积影响,以致运输和出口出现瓶颈。

总投资160 亿美元的洋山深水港工程于2005年12月10 日宣布开港,预计到2010 年上海的集装箱吞吐能力将翻番至3000万个标准箱,将和香港及韩国釜山争夺东北亚转运中心港的第一把交椅。

“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就是要代表国家,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竞争。”这是上海市副市长、洋山保税港区管委会主任杨雄在开港时向全世界发出的声音。

有了上海这个中国走向世界的“出口”,长江腹地的工业化进程将加速前行。

 

南通“船谷”

——9月17-18日,南通重提百年

由上海溯江而上,第一个通江达海、沿江而设的城市是号称“北上海”的南通。当然,江阴市也号称自己是第一个通江达海、沿江而设的城市,两者的区别是南通有海岸线,而江阴没有,所以南通可以高喊“江海大开发”的口号,江阴只能跟上海合作,作为上海组合港的概念,成立苏南国际集装箱码头。

2006年9月17日,我到达南通时是个星期天。熟悉长三角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工厂和工人们周末是不休息的。于是我径直来到南通的标志性地段——造船区。这里汇集了亚洲造船和修船的明星企业——中远川崎和中远船务。

中午时分,在离中远船务门口不远的中远路上,我跟一个来自安徽的修船工人攀谈起来。他就坐在路边的地上,铁锈色的工作服和黑油污的脸庞已经隐去了他的实际年龄,其实他还不到20岁。他的境遇是,每天50元钱,干一天就有一天的工资,不干就没有,管住(集体宿舍)不管吃。“太脏了!挣得也少,哪天说不干就不干了。”他指着自己的身体对我说。

午饭过后,工人们浩浩荡荡的赶回码头干活。这时候,一位“白领”打扮的中年男子主动过来跟我搭讪,他自称是这里负责劳务招聘的项目经理,所在的公司是中远修船项目的承包商。他平时的工作就是去各地招聘工人,上述那位修船工人就是经他介绍来到这里的。他说,“这里光修船工人就超过1万人。”

在他的帮助下,我得以“混入”中远船务参观了一圈。当天,维修码头上飘扬着各国的国旗,十几条5万吨以上的巨轮正在维修,其中只有一艘是中国自己的,来自美国的竟有三艘之多。这位经理告诉我说,这里平时停靠的大多是外轮,这些外轮平时出口货物到中国来,就顺便在这里维修了再返航。“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成本优势——廉价劳动力和便宜的岸线资源,修船的费用相比他们本国要便宜很多。”

其实,这就是中国工人在国际分工中的原生定位,他们缺少各种保障,也没有国外那样强大的工会为他们伸张,但他们造就了“世界工厂”。据统计,今年17月,南通口岸进出港超大型船舶300多艘次,其中修造船达29艘次,同比增长100%。

由于沿江的开发,一个“船谷”的概念在南通正在崛起。从现场看,南通的沿江港口从九圩港河口到龙爪岩这7.5公里属于主城区段,是船舶业非常集中的地方,从上到下依次有南通港区货运码头、狼山港区公用码头,接下来就是中远船务(占岸线1120米)和中远川崎(一二期共占岸线1360米)。中远川崎是经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项目,二期扩建好以后,总投资大概在22个亿元左右,产能达到240万载重吨。

为了更好的打造“船谷”,中远川崎二期工程新增的680米黄金岸线还动用了行政手段,政府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工作班子,整体推进岸线资源的整合——原来占用岸线的华能煤码头(也叫电厂码头)搬往其厂区本部的天生港区,同时,华强码头(注:华强公司已经破产,其码头由一个燃料公司租用)被政府收回,供给中远川崎。

从我获得的资料看,南通在造船方面,以中远川崎、中远船务、中远钢结构、亚华船舶等大型造船企业为核心,2005年南通造船完工量约占中国大陆的1/10,江苏省的2/3;在修船方面,以中远船务为代表的南通修船业,是中国最大的修船基地之一,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目前,中远川崎二期工程、熔盛造船、吉宝造船、亚华造船、惠港造船等重大在建项目正在全力推进。

2006年9月18日,当我来到南通市行政中心时,市政府“船舶办”还未来得及挂牌,其目前的工作暂由市经贸委国防科技处操办。该处的处长张跃华告诉我,“船谷的概念现在还没有通过政府文件正式提,但这是迟早的事了。”

当天的船舶办,传真和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该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为9月24日召开的港口经济洽谈会“2006世界船舶及配套产业发展高层论坛”忙碌着。这是港洽会第一次以“船舶”的名义开展。

据了解,南通搞船舶配套工业体系是常务副市长蓝绍敏今年3月27日至4月9日率团专门赴欧洲考察回来后提出的支柱产业。我在南通市委办公室和研究室2006年5月22日共同出版的内部刊物《研究与参阅》上看到了这篇“赴欧洲考察船舶工业的几点启示”的文章,该文被蓝绍敏命名为《把南通打造成中国乃至世界的“船谷”》。

在这篇重要的文章中,蓝绍敏这样谈到:“透过欧洲船舶工业发展的历程,一个念头在我胸中激荡……我市凭借现有船舶造修基础,依托长三角,抢抓世界船舶制造中心向中国转移机遇,以船用配套设备制造业集聚发展为突破口,完全有可能打造中国乃至世界的‘船谷’。”

紧接着,8月29日,南通市经贸委提出关于委托上海市船舶工业协会编制《南通市船舶工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的请示。

第二天,8月30日,主管副市长批示:“原则同意,但要注意配套发展的顺序和方向。”

由于正在积极筹办“2006南通港口经济洽谈会”。临近市行政中心的世纪大道上,彩旗飘飘,标语一个接着一个,这样的口号随处可见:“江海大开发,经济大发展”;“高新产业投资绿洲,现代商贸物流宝地”。

为什么要强调“大开发”和“大发展”呢?我随后走访了南通市发改委交通能源处——该市沿江办就是挂靠在这里。该处处长施宏杰解释说,原来南通和苏州起跑线基本差不多,但是因为南通地处江北,主要是交通不便,南通成了“南不通”——虽然过去也靠近上海,但是缺少过江通道,因此相对苏南要落后一点。这几年就不一样了,世界最高桥塔的苏通大桥正在建设,将来规划还有几条过江通道,到上海就是一小时的范围之内,所以潜力非常大,整体有一个上升的势头。

2006年9月22日,南通副市长宋飞在港洽会上向来自各国的投资商宣布,南通从此结束了“有江无桥、有海无港”的历史。他用煽情的语言概括了南通今后的“通达”:滚滚长江上,世界第一斜拉桥——苏通长江大桥将于2008年上半年建成通车,沪崇启、沪崇海和沪通铁路将在“十一五”期间相继建成;滔滔黄海边,长三角北翼10-20万吨级的深水海港——洋口港的基础设施建设全面铺开,沉睡千年的东方大港即将横空出世。

100多年前,南通实现了一次“惊世崛起”,清末状元、著名实业家、教育家张謇领时代潮流,开风气之先,让南通创造了“中国近代第一城”的辉煌。100多年后,历史轮回的机会再一次眷顾南通。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